首页  »  近亲乱伦  »  好姐姐被人輪姦—旻璇

好姐姐被人輪姦—旻璇

 

旻璇      20岁     我冠豪      18岁     弟弟         小义      18岁     弟弟的同学    (第二部)阿松      25岁     小义的哥哥    (第二部)

 

 

第一部   伦理的边缘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[吴冠豪,你看你考的烂成绩,,,这样怎么会有学校肯收你?]

今天放学回家,我一进家门就听见老爸在数落弟弟的成绩,再过几个月,弟弟就要面临大学考试,可是现在模拟测验的成绩都十分糟糕,我的父母都是高学历的知识份子,家境还算不错,所以对我们的教育十分要求,就拿我来说,从小我就被要求学习琴棋书画,除此之外学校的课业也十分优异,在父母这样用心栽培之下,我两年前考取了北京交通大学,现在是大学二年级的学生。

我今年20岁,164公分的个头只有45公斤,三围81、59、79。

人家说我尖尖地小鼻子非常性感,脸上时不时总带着一点浅浅地微笑,一头乌黑地长发,看上去非常清爽,皮肤也非常光滑细腻,从外表看起来,我跟其他同学相比,算是个前卫、会打扮的女孩。

不过,由于从小教育的缘故,我的思想虽然谈不上传统,但也可以说很保守,虽然我的追求者很多,但我还没有真正交过一个男朋友,以前,顶多就是纯纯的爱,小男生和小女生的甜蜜感,所以直到现在,我都还保有处女之身。

话题回到我不成才的弟弟身上,我们从小受同样的教育长大,所以弟弟的思想跟我差不多,他至今也没交过女朋友,那家伙的课业原本都还不错,直到这半年变得特别爱玩,课业也渐渐荒废,偏偏现在就准备考大学了,在这节骨眼上弄得全家为他紧张担心,爸爸看不下去他的成绩如此糟糕,便要求我晚上尽量辅导他的课业,每天晚饭后,我就到弟弟的房间将他当天的考卷拿出来,一题一题的教他,经过一两个礼拜的指导,好不容易成绩有点起色,可是到了第三个礼拜后,他的成绩又渐渐的走下坡,这点让我很不高兴,还因为这样对他发了好几次脾气,可是怎么骂也没用,直到有一天,我才突然了解弟弟的转变,为何他的成绩在第三周以后会走下坡,某日,我的电脑出了点问题,可是又急着要做学校的报告,趁弟弟还没回家之前,我没有经过他的允许就使用他的电脑,无意间在他近期使用的项目中,发现一个资料夹都是我的照片,我很好奇他怎么会有这些像片,心想或许是在我的微博抓的,抱持着疑惑的心态,并且不了解他抓我这些照片的用意为何,好奇心的驱使下,我偷偷检视了他近期浏览过的网站,赫然发现,他常常上情色网站,并且特别喜欢浏览某个不堪入目的主题,例如: 全家出游把姐姐搞上床,做援交的姐姐,禽兽弟弟的爱恋,强暴姐姐等等,他特别偏好姐弟乱伦的色情文章和色情影片,我恍然大悟,并且觉得非常恶心,我的弟弟该不会都幻想着跟我那个吧,当下,我的全身起鸡皮疙瘩,不敢再想下去了,然后马上把他电脑里我的照片全部删光。

(发现弟弟爱恋的第一天)晚上,我一如往常的到他房里教他功课,想到今天下午在他电脑里发现的东西,就让我浑身不自在,教他解题的过程中,不知是不是我多虑了,我感觉弟弟贴我贴得很近,他的肩膀贴着我的肩膀,而头也离我相当近,我可以感觉到他呼吸所呼出的热气吐在我身上,可能平时也是如此,但平时我不会去注意,可自从看到他电脑的纪录,我产生了一点防备心,我刻意地将身子向另一个方向侧过去,本想离弟弟稍微远一点,可是就在我身子移动身子之后,弟弟说:[姐,拿近一点,这样我看不到]

接着,他也跟着移动身体,有点倾斜的坐姿更靠近我了,非但如此,过了一会儿,他甚至将手直接摸在我大腿上,我吃惊的叫了一声:[啊,,,阿弟,你干嘛?]

弟弟理直气壮的跟我说:[谁叫妳坐那么斜,我看不到妳写的字,让我支撑一下身体的重量]

话说完,弟弟的手就在我的大腿上游移了一下,这让我觉得很恶心,我马上对他说:[弟,好好好,你手拿开,我坐正]

当我坐正以后,我可以发现当我在教他如何解题时,他的眼角都在瞄我的胸口,虽知如此,我却不知道如何阻止他的眼神侵犯。

(发现弟弟爱恋的第二天)这天晚上,我进弟弟房间教他功课时,他问了我一个问题:[姐,妳这两天有用我电脑吗?]

我睁眼说瞎话的回答他:[没,,,没有啊,,,怎么了吗?]

结果冠豪马上戳破我的谎言:[还说没有,桌面上有个报告的文件,是妳的作业吧?]

我神情有些尴尬的回答:[喔,,,对,,,对啊,,,]

想不到说谎还留下了一个把柄,弟弟接着问:[妳是不是还有删掉我一些东西?]

这小鬼竟然还敢质问我,我也果决的回答:[是啊,你还敢说呢,没事存我照片干嘛?还有你这变态看那什么网站内容,,,]

没来得及等我教训他,他突然间一手勾住了我的头,一个吻就朝我嘴上吻了下去,我:[啊,,,放开我,,,吴冠豪,,,你在做什么?]

冠豪:[姐,我好喜欢妳]

,话一说完,他对我又是一阵的强吻我:[啊,,,不要这样,,,啊,,,不要这样,,,]

他似乎明白我想问他什么,接着,他滔滔不绝的诉说对我的爱慕,[姐,妳知不知道为什么妳教我的第三周过后,我的成绩会退步?]

[因为妳教我以后,那一两周,我的成绩明显进步,还常常被长辈夸奖,都是妳让我找回自信的]

[第三周过后,我发现有个男生在微博常常跟妳互动,顿时我发觉我会吃醋,才知道自己爱上了妳]

听完弟弟讲这些事,我不知所措,心里有些震惊与难过,冠豪说完话后,再度拥吻着我,而我仅是闭上眼睛没有闪躲他的热吻,我像个木头般的坐在椅子上,面无表情地任由冠豪亲吻着我,可以感受到,他的舌尖不断地在我的口中翻搅,贪婪的吸允着我的香舌,此时的我心里头百感交集,原来是我害得弟弟无心于课业之上,当晚,他亲吻了我五分钟,可是对我来说却像过了一个小时之久,我:[冠豪,今天我有些不舒服,你自己看书吧]

随后我便回到自己房内,我不断的想着今晚发生的事,不知不觉的进入梦乡。

(发现弟弟爱恋的第三天)今天我进到弟弟房间时,有些尴尬,我俩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般,弟弟在我旁边认真的做测验卷,直到做完我夸他:[不错喔,有进步了]

不知弟弟哪来的胆,他说:[姐,那妳是不是该奖励一下]

我有点不屑的说:[怎么奖励??那么简单的考卷还需要奖励?]

弟弟厚颜无耻的说:[当然,看姐姐的诚意如何,就可以决定我以后的功课如何]

我:[那你说说看要怎么奖励??要多少奖金你说]

想不到弟弟对我提出了一个无理的要求,他说:[我不要奖金,姐,你帮我打飞机好嘛?]

我听见大喊了一声:[开什么玩笑]

可是冠豪不理会我的反抗,他要我把眼睛闭上,然后抓起了我的手放上了他的鼠蹊部,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我都不知道,我闭着眼把头?向另一边,只听到弟弟:[喔,,喔,,]

的呻吟。

我的手被冠豪抓着,只感觉到手掌有支热热黏黏的东西让我套弄著,最后一股液体喷洒在我手上,黏黏滑滑的,这是我第一次摸到男人生殖器,也是第一次碰到精液。

(发现弟弟爱恋的第四天)这天读完书后,冠豪同样要求我帮他打手枪,过程中,身体四肢仿佛不属于我的一样,我依旧紧紧闭起了双眼,只觉得弟弟抓着我的手包覆住他那丑陋不堪的东西,不停地摩擦著,随着摩擦速度愈来愈快,我感觉得出来冠豪可能要射精的,可是他忽然放开了我的手,正当我好奇他怎么不射在我手上的同时,我感觉到我的脸上有一股炙热的液体洒来,我[啊,,,]

的大叫一声以后张开眼,冠豪的生殖器就挺在我的眼前,想不到这小子居然把精液都射在我的脸上,他那伞状的大龟头就狰狞的在我眼前挥舞,并且不时的触碰到我的脸庞,当下的我十分震怒,我说:[变态,,,你这臭小鬼,,,]

冠豪:[姐,别生气,养颜美容,,,]

在简单的擦拭以后,我赶紧跑到浴室去做清洗,到浴室的过程中还遇到妈妈问说:[旻璇,妳头发怎么湿湿的?]

我:[没,,,没什么,流汗而已,我先去洗澡]

幸亏我的反应快,不然难道要我老实跟妈妈说:[刚刚弟弟射精在我脸上?]

(发现弟弟爱恋的第五天)那是一个假日的下午,本来想好好休息一天,可是弟弟假借要问我功课,整个下午都待在我的房里,我:[今天我想休息,你不要烦我,,,]

冠豪:[姐,再教一题,再教一题,,,]

事实上,那小子并不是特别认真,他一直叫我再教他一题的目的,是要跟我相处久一点,因为这小子边听我讲解问题,一支手就不停地在我身上摸上摸下,经过了前几天的互动,冠豪变得愈来愈大胆,现在的他,丝毫不避讳的敢在我身上乱摸,我不是好口气的对他说:[不要摸了,专心点,这小鬼愈来愈大胆,难不成哪天要我全身脱光给你摸?]

想不到这小子顺水推舟地说:[可以吗?可以的话当然最好]

然后没经过我的同意,他竟然开始脱我的衣服,我:[啊,,,干嘛啊,,,啊,,,]

冠豪:[给我摸一下,帮我打飞机打出来,今天就不烦妳了]

经不过他的苦苦哀求,我妥协了,我同意把衣服脱光帮他打飞机。

我:[我的身体可以随便让你摸,可是你绝对不行做出伤害我的事]

弟弟:[伤害妳的事?举例说?]

我满脸通红的回答他:[我,,,我还是处女,,,所以你不可以那个,,,]

弟弟:[真的吗?姐,妳还是处女?]

我尴尬地点点头:[嗯,,,所以请你不要夺走我的第一次]

说完话,冠豪拉开我的衣服,除掉了衣服的束缚,我的乳房高高的挺了起来,面对着我的彤体,冠豪伸出双手罩在我的双乳捏揉,我闷哼了一声,身体哆嗦了一下,想不到正在玩弄我乳房的居然是我的亲弟弟,冠豪趴在我的身上吻了起来,感觉就是没经过什么场面的,他亲吻的动作很生涩,笨拙的舌头在我身上舔来舔去,我的身体也不住的颤抖著,他的双手从上到下的抚摸我的长发,舌头舔着我的耳垂,掠过脸庞,滑过脖颈,最后双手罩再我浑圆坚挺的乳房上轻轻的捏著,我轻轻的喘息,闭着双眼,而我感觉到,冠豪早已硬的不行的鸡吧也顶在我的两腿之间,我惧怕的屁股后缩,躲避著弟弟龟头的侵袭。

当我睁开眼,我眼睁睁看着冠豪扶著自己的老二瞄准了我的阴道,并且龟头就在我的阴道口磨了几下,看到这幕,我吓的尖叫:[啊,,,不可以,,,你如果进来,我以后就不让你碰!]

这回的我没有妥协,我坚持不让弟弟插我的穴,我只让他的龟头,可以借由摩擦我的身体达到射精,弟弟吻着我的嘴唇,在他的亲吻下,我也回吻他的热情,舌头互相伸进对方嘴�不停的搅拌纠缠,我双手扶在冠豪背后摸着他坚实的肌肉,他趴在我身上亲吻著嘴唇,一手抓着一个乳房来回的捏,玩的我双腿来回的搓动,用力的夹紧,脸上流露着难受复杂的表情。

冠豪:[姐,真的不可以塞妳阴道吗?]

我非常肯定的告诉他:[绝对不行]

接着,他要求我把双腿夹紧,他说,他要利用我双腿夹紧后,把阴茎塞进我的两只大腿中间,磨擦我的大腿来得到快感,冠豪抓住早就硬的不像话的老二用力的套弄起来,他伸手扶著龟头沾了点我的淫水,双手抱住我的小腿,老二顶在我的大腿上来回的摩擦著,看着弟弟干着我大腿的样子就觉得好笑,他的龟头就在我的两腿之间穿进穿出,虽然不是真正的性交,但是紧窄的两腿间还是让弟弟爽的不亦乐乎,抽插的动作也越来越快,屁股晃动幅度也大了起来,最后在一阵旋风般的冲刺后,弟弟把今天的一股浓精急速的喷在我的肚皮上,他达到了高潮,紧紧的拥抱我,回味着高潮时的快感。

我:[对嘛,这才是我的好弟弟,有听姐姐的话]

冠豪:[姐,,,下次可不可以真的操妳?]

我:[当然不可以]

冠豪:[姐,,,求求妳啦]

我很坚定的告诉他:[假如你一直想上我,我连碰都不会给你碰]

冠豪:[好嘛,,,那晚点我还要妳这样帮我打飞机]

(发现弟弟爱恋的第六天)这天我穿了一件无袖的背心和一件短裤,就在家里客厅做有氧运动,爸爸、冠豪也在客厅看电视,妈妈则在厨房做菜,一家和乐融融的景象,我自顾自的做运动,完全没发觉弟弟的眼神一直在偷瞄我,过了半个小时之后,有点累了,我喘得满头大汗了,于是就先去洗澡了,当我抹完香皂,打开莲蓬头冲洗身体,哗啦啦的水声充斥着整个浴室,我专心的清洗自己的身子,突然间有人从后方抓了我的臀部一下,我:[啊,,,]

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侵犯吓了一跳,转头去看,我:[又是你]

,我的弟弟带着淫淫的微笑看着我,我咬著下嘴唇对他说:[想死啊,爸妈在外面,,,]

冠豪:[姐,我来看妳有没有洗干净啊,现在可不可以帮我打出来,,,]

我:[快出去,,,快出去,,,等等被爸妈发现,,,]

冠豪:[不要,我要妳帮我打飞机,打完才出去]

我有点生气的对他说:[不要无理取闹了,快出去]

冠豪:[不要,除非妳晚上帮我口交]

当时的我只希望弟弟快点离开浴室,所以就随口答应了。

洗完澡,我们全家先一起吃饭,在饭桌上,弟弟坐我旁边,爸妈坐对面,我穿着一条热裤露出洁白的大腿,台面上一家子谈笑风生吃着晚餐,而爸妈看不到坐在对面的弟弟,一手抚摸着我的大腿,不时还将手指抠弄着我的阴户,这色弟弟的侵犯不只如此,他假借将菜掉到地上,趁著弯腰去捡的同时,用他满嘴油腻的舌头舔了我大腿一下,吓得我大叫一声,妈:[旻璇,怎么了?]

我尴尬的神情回答:[没,,,没事,,,我以为有蟑螂]

吃饱饭后,我到弟弟房间教他功课,一进门我就握紧粉拳朝他身上打去,冠豪见我这模样直呼可爱,冠豪:[姐,想死我了,快帮我含]

他把他的老二掏了出来,先是翻弄了一下,然后要我跪在他面前,冠豪:[姐,人家都说精液可以养颜美容,多吃点可以让妳更漂亮]

弟弟哄骗着我,就是要我为他口交,看着眼前弟弟的肉棒,我鼻子嗅了嗅,看来弟弟已经洗澡了,一点异味也没有,唯一在龟头上有点分泌物,湿湿黏黏的,我抬着头,好奇的小嘴凑上去亲了亲,然后弟弟要求我伸出舌头来舔,在龟头周围画圈圈。

可是当我整根吞进嘴中的时候,他嫌我的技术不太熟练,牙齿老是刮到他,他说A片中的男主角被含都很舒服,而他被我含却一直碰到牙齿,冠豪:[姐,别用牙齿,妳用嘴唇包住牙齿,然后前后磨擦。]

我有些不悦的跟他说:[再讲就不帮你了]

冠豪:[姐,我跟朋友聊天,他们教我,口交应该让嘴唇扬起,用湿润柔软的嘴唇内侧含住男人,轻松自然的滑动,这样才舒服。]

我:[才不管你呢,反正舒服的又不是我]

随着我的舌尖在那小鬼的龟头上打转的时间愈久,我可以感觉出,那龟头分泌出的液体也愈来愈多,冠豪抓紧了我的头,把鸡巴一下又一下的捅到我的口中,弟弟呻吟著,肉棒在膨大,抽插速度在加快,他努力地操着我的小嘴,看着我美丽的脸庞,狠命往我喉咙深处冲击,他的蛋蛋猛烈地冲打着我的脸,发出‘啪啪’的声响,他似乎忘了身下的这个女人,就是他的亲姐姐,我的秀发披散著,喉咙不停地被弟弟龟头猛烈撞击,使我发出:[呜,,,呜,,,]

的叫声,终于,冠豪把积储在体内对我肉体和精神的深切爱恋、渴望和性冲动,毫无保留地随着狂泄的精液全部喷在我的嘴里,他一阵紧缩射出好几股的精液,我感受精液从输精管打入尿道,就快冲出体外了,一股滚烫的精液射在我的口中,这个变态弟弟竟不让我把精液吐掉,他摀住我的嘴向我说:[姐,吞下去对皮肤好]

这是我第一次为人口交,也是第一次吞精,只是想不到这精液的主人,是我的弟弟冠豪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第二部   惨遭轮奸破处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在冠豪考完大学考试之后,他似乎对自己的成绩非常满意,有一晚,趁著爸妈出国旅行时,他找了一群朋友来到家里玩,一群人大约十个,有男有女,女生几乎都是男朋友带着来的,还有一个是弟弟同学的哥哥,那群中学生就在我家院子里烤肉,庆祝他们结束了考试的压力,爸妈都不在,家中只有我和弟弟,所以他们也邀约我跟他们一起同乐,年轻人在喝过几杯啤酒以后,大家愈玩愈起劲,男生们脱光衣服被怂恿跟自己的女朋友热吻,而我这禽兽弟弟居然大胆的托起我的脸颊,当着他同学们的面前和我热吻,他似乎忘记我是他的姐姐,并不是他的女友,同学们看见这一幕,各个都看得目瞪口呆,经过三秒钟的安静,大家居然鼓譟起来,[旻璇姐,我也要,,,我也要,,,]

几个没带女朋友出门的人,借着酒意对我提出无理要求,[小璇姐,我敬妳]

,[小璇姐,再一杯,,,再一杯]

他们轮流灌着我酒,我的身体开始不听使唤,意识也渐渐地模糊,最后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不知过了多久的时间,恍惚之中,听见有人在我身边说话的声音,朦胧中看得出两个人的身影,可是他们到底是谁呢?我好像躺在一张床上,可是全身无力,只有一点点模糊得意识,  一个男子说话:[脱得差不多了,哥,你看她丰乳肥臀,细腰粉腿,妙态横生,给你先享用]

他们究竟想干嘛?此刻的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,这两个男人到底想做什么?当他们分开了我的双腿,我感觉到我的小穴口有一根硬物正在磨擦,我的心情相当地紧张,我明白他们要干嘛了,他们正准备强暴我,我却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,男子:[天杀的,超紧,该不会是处女吧]

我感觉得出来,男人的龟头正顶在我的洞口,接触到那硬而粗大又火热的鸡巴,我顿时全身发抖,心里相当恐惧,他的龟头带着灼热的气息贴紧了我的两片穴肉,他先用龟头在阴道口徐徐摩擦著,我怎能经受住这样的羞辱,我羞得面红耳赤,白着眼,我想求他们住手,可是却讲不出话,男子:[她的那两片阴唇非常柔软,阴道又是那?狭窄,淫水是恰到好处的湿润而不至于太过滑腻。]

接着男子徐徐地把鸡巴向我推进,我的阴道第一次接受如此的摩擦,我拚命想挣脱,但是敌不过酒精的威力。

另一个男子吻着我裸露的光洁的玉肩,真实性交的刺激使我乳房急剧起伏著,酥酥麻麻的感觉从我的阴道延遍全身,两腿间疼痛剧烈。

男子双手紧紧地按住我的双腿,嗅着我身体的清香,男子:[太紧了,进不去呢]

,接着男子抽出了他的阳具,本以为可以结束这场噩梦了,想不到,男子拉着我的手让我去感受他的鸡巴所散发出来的炽热。

男子:[小璇,妳应该还是处女吧,那么得紧,今天可让我赚到了]

那男子就是弟弟同学的哥哥阿松,而另一个男人则是弟弟的同学小义,据我所知,阿松曾经因为吸毒入狱,爸、妈还曾叫弟弟少和他们往来,可是弟弟就是不听,想不到却害了我,这男人即将和我做最亲密的接触,当我的手触到他鸡巴时,羞的满面通红,看着我羞涩的模样,阿松说:[妳摸摸,仔细地摸,就是这只肉棒要夺走妳的第一次]

他欣赏着我那雪白、晶莹细嫩的肌肤,那充满着火热的胴体。

他粗壮的手臂用力将我修长的两腿分开,一手扶著自己的阳具,在我还来不及反应之际,一阵撕裂的感觉从阴道传来,这疼痛使我用尽全身的力量叫了一声:[呜,,,]

阿松的龟头狠狠地穿过了我的处女膜。

骤然间,我身子急剧的发著抖,两腿本能的紧紧夹住了他,小腹急剧的起伏著,我张大著嘴巴,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本来红艳的面庞也霎时变得煞白。

痛死我了!怎么会这么痛啊!不要啊!我尝到了破处的苦头,泪水也顺着脸庞流淌了下来。

阿松看到我眉头深皱,梨花带泪的模样,没有任何的怜爱,他摆动着臀部来回进出,接着把嘴凑在我的耳边,轻声哄著:[好妹妹,妳的处女膜已经破了,我就是抽出来妳也会疼,何不忍耐一下,让我们一起尝尝那未曾有过的快感呢?]

他淫笑着,用淫秽眼神看着我,并说道:[有一句成语叫男欢女爱,讲的就是这件事啊,女人开始都会痛一下的,过去就是享受了。”我紧张的浑身都冒着冷汗,感受着他的龟头抵达我的阴到最深处,鸡巴一进一出的抽送著。

阿松的鸡巴塞得我阴道饱胀而密不透气,阴唇也随着鸡巴的进出,翻起著。

我的眼神呆滞,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,我保留了二十年的处女之身,就这样被陌生人夺走了,他笑着看着我,手也不闲的在我身上到处揩油。

我的两片阴唇一张一合的咬著陌生人的鸡巴,不时发出[噗兹、噗兹]

的水泡被挤破的声音。

看着我痛苦的模样,阿松也更加带劲,大鸡巴每次都重击我的阴户深处。

室内一时之间[卜滋!卜滋]

的插穴声绵绵不绝,他的龟头顶在我的花蕊上,我被他操的娇喘徐徐不停的咽著口水,香汗淋漓,忽然,他身子猛地向上弓起,双手紧抓住我的肩头,挺起了大鸡巴,两手固定着我,屁股一个劲地往上挺,猛然便听得他大叫:[啊,,,好爽,,,要射了,,,]

随着叫声,他身子一动也不动了,一股滚烫的精液喷出,就硬生生的浇在我的阴道内,我被那滚烫的精液射得浑身酥软,阿松一边射一边看着我承受他浇灌的悲痛表情,只见我皱着眉头闭着眼,嘴巴半张著,他每喷射一下我的心就滴血,看到我接纳著自己精液的丑态,阿松兴奋地连喷了十来下才舒服地停止,他无力地趴在我的身体上喘著粗气,手还不安分地揉弄着我的大乳房。

 阿松感受着来自我身体的快感,我已然是花谢惨淡的模样,再也经不起大力的抽插,可是一旁的小义却是满腔战意,他抓着自己的老二说:[小璇姐,,,该我了,,,]

小义:[喔,,,真紧,,,小璇姐,妳夹的我好舒坦,,,]

小义慢慢的一点一点将阴茎塞进了我的体内,然后摇摆着屁股穿刺着我,来回不停地前后进出,小弟弟全部都进来了,我的叫声这个时候明显的大了一点,小义:[听声音,小璇姐的叫声好像微微有点痛苦!]

阿松:[冠豪这家伙有个那么漂亮的姐姐,却没有好好享受,真傻,,,]

小义:[可不是嘛,有那么漂亮的姐姐就要大力操才对]

阿松:[冠豪居然留了个处女给我们享受,真谢谢他]

小义:[好在有一次聊天被我套出,冠豪说他姐曾帮他口交,否则今晚哪有得爽]

阿松:[是啊,多亏了这个垃圾弟弟想迷奸她姐,结果被我们抢先一步]

小义:[小璇姐,妳别怨我们,是妳弟弟拜托我们灌醉妳的,代价就是等他操完妳之后,把妳也借我们享受享受,要怨就怨妳弟弟吧]

阿松:[冠豪绝对没想到,我们竟然抢先他一步,先把妳给操了一回]

小义被我娇媚的身体所刺激,热血更加贲张、阴茎更加暴胀,我双目紧闭,两片粉嫩的阴唇紧紧包夹着他的大阴茎,这使他舒服透顶,小义兴奋地说︰ [小璇姐,里面好舒服啊!搞过这么多女人,不知操过几个处女,都没有操姐姐妳来的爽]

小义狠狠地对我抽插著,我穴口两片阴唇真像我粉脸上那两片樱唇小嘴似的,一夹一夹的夹着他的大龟头在吸在吮,[妳真是天生的尤物!阴道里真的好舒服啊!比我女朋友强很多呀。]

他不由心中感叹。

想到此时自己一丝不挂的正在被弟弟的同学疯狂的享用着,我更加觉得自己羞愧,我痛苦的神情,刺激得小义欲火更盛,紧紧抓牢我那浑圆雪白的小腿,毫不留情地狠抽猛插,大龟头像雨点似的打在我的花心上,大肉棒在那一张一合的小穴里是愈抽愈急、愈插愈猛,[啊,,,啊,,,我的好姐姐,,,,小璇姐,,,我要射了,,,要射了,,,]

最后他将阴茎拔出我的身体,精液全部射在我的嘴里,并且在我毫无反抗能力的状况下,让我吞下了他所有的精液,过了一会儿,我的垃圾弟弟开门进来,本以为救星来了,我最亲爱的家人可以保护我了,弟弟:[不,,,不,,,不,,,你们怎么可以强暴我姐,,,她是我的,,,她是我的,,,]

弟弟崩溃式的大喊:[我找你们来,是要你们帮我灌晕我姐,只有我能操她,,,你们怎么可以在我之前,,,]

当我听见这点,我十分的痛心,为什么我对你那么好,你却想迷奸我,反而害我的清白之身送给了两个陌生人,在冠豪一拉之下,我身子顺势一软,便倒在了他的怀里,头向后仰,弟弟抚摸着我的脸庞,一只手也掩在了我的胸前,捏着我的乳房抓紧又松开,不时用拇指在乳房上用力推动。

他在我耳边说道:[好姐姐,他们弄疼妳了吗?]

边说,他边用牙齿呲咬着我的耳垂。

我想把脸微微的转开,可是身体还是没有力量,弟弟的唇往我樱桃小嘴送了上来,叼住了我的下嘴唇,一边含混不清的说道:[姐,,,对不起,,,我不知道他们会强奸妳,,,]

他含住我的嘴唇,把舌尖伸了进来,他猴急的吮吸着我的香舌,品尝着我的津液。

冠豪:[姐,放心,我不会向他们那么粗鲁,我会温柔的]

听见弟弟这么说,我心想:[惨了,这小子一直以来都想上我,看来今天一定会给他得逞]

冠豪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鸡巴,说道:[今天我要好好发泄我长久以来的迷恋]

,然后,他把依然昏沉的我放在床上,我在床上侧身躺着,浑身一丝不挂,阴道内和口中都布满了男人的精液,我的肌肤白皙光洁,一条腿伸直著,另一条腿蜷曲著压在上面,两眼无助的看着弟弟,希望他可以在做出傻事以前清醒些,可是他却如一头恶狼般的扑在我的身上,一边用舌尖挑逗着我的舌尖,不时用力吸进自己的口中。

他一边热切的和我吻著,一边用手向下探去,抓住了自己的鸡巴,鸡巴早已是严阵以待,粗大而坚硬。

他的臀部上提,然后便猛地向下一刺,我的身子顿时向后一仰,被他这突然的一击,我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,从此以后,我们种下了乱伦的因子,冠豪感觉鸡巴一下便被一个温暖而濡湿的所在包裹住了,瞬间的舒爽打了一个冷战,冠豪:[阿,,,好舒坦,,,原来姐姐的阴道这么舒服]

一股冲动一阵阵的从下体冲击着我的头脑,我很难想像现在在操我的人,居然是我的亲弟弟,他的生殖器就和我的生殖器紧密的结合,弟弟:[不,,,不,,,阴道里都是别人的精液,,,都是别人的精液,,,]

这禽兽弟弟用他的生殖器羞辱着我,他落下眼泪操弄我,他不是为我哭泣,他是为了自己不是第一个上我的人而落泪,冠豪两手抱住我的脊背,不时的用指尖在我光滑的肌肤上滑动着。

他俯下头,微吐著的舌尖,喂进了我的口中,屁股在床上颠动着,我的身子随着他的动作颤动着,口中呜呜做声。

这每一下冲击都提醒着我,我正被自己的弟弟给奸淫,我的两手摊开,头上已溢出了汗珠,肌肤呈现出一种极度诱人的殷红,弟弟抓着我的两只脚踝,把我的腿曲折,让他的脚跟贴著自己的屁股,然后我抱住她的两腿在自己的胸前,开始了猛力的抽插。

鸡巴伴随着肌肤相碰的“啪、啪”声,一次又一次的全根尽没,我被三个人轮奸后,又经过淫水的浸润,阴唇显得愈加杂乱,上面还沾著许多白色的胶结物,两片娇嫩的阴唇,随着鸡巴的插进抽出,两片阴唇也是翻起翻落着,最后,弟弟极力的抽插了几下,再也忍耐不住,向下一栽,压在了我的身上,身子打着寒颤,小腹一缩又猛力一放,便在我的阴道深处狂喷而出。

我使尽全身的力量喊出声音:[不,,,不可以,,,这样会怀孕,,,]

说完我两眼一翻,悲痛地落着眼泪,没想到弟弟的精液竟然会射在我的体内,他紧紧的压着我,趴在我的身上,浑身的气力彷佛也随着那最后的一下被搾干了,再也不想动弹。

[该我了,,,该我了,,,]

门口站着两个弟弟的同学,[可不可以也让我们操操小璇姐?]

那一晚,我希望自己永远不要酒醒,酒醒,对我来说是多么残忍的事,我清洗著五、六个男人的精液,身上都是男人们的吻痕。

被自己最亲爱的弟弟给出卖,这对我来说,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比这还令人痛苦的,我的第一次性爱,就给了五个高中生和一个毒虫给糟蹋了,几只未成熟的阴茎,借由我的身体得到实战经验,而我却痛不欲生,所以那次以后,我放逐自己,反正我这身体已经脏了,不差多脏几次了,往后的日子,只要有人肯为我戴上保险套,我就愿意把身体给他享用。

================后续================

一次凌晨,我被弟弟操完以后,蹑手蹑脚的回到房间,门忽然被推开了,爸爸穿条四角裤,满面怒气的走了进来,大声骂道:[妳,妳在作什么?]

我不禁心里一惊,感觉很是羞愧,我:[爸,,,你,,,你还没睡?]

爸爸冷冷的[嗯]

了一声,啐道:[是啊,弟弟都舒服了,也顾不得爸爸了?]

接着,爸爸脱下了四角裤,将鸡巴一颤一颤的说道:[该为爸爸服务了吧]

那晚,他弄了我两次。

 

旻璇      20岁     我冠豪      18岁     弟弟         小义      18岁     弟弟的同学    (第二部)阿松      25岁     小义的哥哥    (第二部)

 

 

第一部   伦理的边缘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[吴冠豪,你看你考的烂成绩,,,这样怎么会有学校肯收你?]

今天放学回家,我一进家门就听见老爸在数落弟弟的成绩,再过几个月,弟弟就要面临大学考试,可是现在模拟测验的成绩都十分糟糕,我的父母都是高学历的知识份子,家境还算不错,所以对我们的教育十分要求,就拿我来说,从小我就被要求学习琴棋书画,除此之外学校的课业也十分优异,在父母这样用心栽培之下,我两年前考取了北京交通大学,现在是大学二年级的学生。

我今年20岁,164公分的个头只有45公斤,三围81、59、79。

人家说我尖尖地小鼻子非常性感,脸上时不时总带着一点浅浅地微笑,一头乌黑地长发,看上去非常清爽,皮肤也非常光滑细腻,从外表看起来,我跟其他同学相比,算是个前卫、会打扮的女孩。

不过,由于从小教育的缘故,我的思想虽然谈不上传统,但也可以说很保守,虽然我的追求者很多,但我还没有真正交过一个男朋友,以前,顶多就是纯纯的爱,小男生和小女生的甜蜜感,所以直到现在,我都还保有处女之身。

话题回到我不成才的弟弟身上,我们从小受同样的教育长大,所以弟弟的思想跟我差不多,他至今也没交过女朋友,那家伙的课业原本都还不错,直到这半年变得特别爱玩,课业也渐渐荒废,偏偏现在就准备考大学了,在这节骨眼上弄得全家为他紧张担心,爸爸看不下去他的成绩如此糟糕,便要求我晚上尽量辅导他的课业,每天晚饭后,我就到弟弟的房间将他当天的考卷拿出来,一题一题的教他,经过一两个礼拜的指导,好不容易成绩有点起色,可是到了第三个礼拜后,他的成绩又渐渐的走下坡,这点让我很不高兴,还因为这样对他发了好几次脾气,可是怎么骂也没用,直到有一天,我才突然了解弟弟的转变,为何他的成绩在第三周以后会走下坡,某日,我的电脑出了点问题,可是又急着要做学校的报告,趁弟弟还没回家之前,我没有经过他的允许就使用他的电脑,无意间在他近期使用的项目中,发现一个资料夹都是我的照片,我很好奇他怎么会有这些像片,心想或许是在我的微博抓的,抱持着疑惑的心态,并且不了解他抓我这些照片的用意为何,好奇心的驱使下,我偷偷检视了他近期浏览过的网站,赫然发现,他常常上情色网站,并且特别喜欢浏览某个不堪入目的主题,例如: 全家出游把姐姐搞上床,做援交的姐姐,禽兽弟弟的爱恋,强暴姐姐等等,他特别偏好姐弟乱伦的色情文章和色情影片,我恍然大悟,并且觉得非常恶心,我的弟弟该不会都幻想着跟我那个吧,当下,我的全身起鸡皮疙瘩,不敢再想下去了,然后马上把他电脑里我的照片全部删光。

(发现弟弟爱恋的第一天)晚上,我一如往常的到他房里教他功课,想到今天下午在他电脑里发现的东西,就让我浑身不自在,教他解题的过程中,不知是不是我多虑了,我感觉弟弟贴我贴得很近,他的肩膀贴着我的肩膀,而头也离我相当近,我可以感觉到他呼吸所呼出的热气吐在我身上,可能平时也是如此,但平时我不会去注意,可自从看到他电脑的纪录,我产生了一点防备心,我刻意地将身子向另一个方向侧过去,本想离弟弟稍微远一点,可是就在我身子移动身子之后,弟弟说:[姐,拿近一点,这样我看不到]

接着,他也跟着移动身体,有点倾斜的坐姿更靠近我了,非但如此,过了一会儿,他甚至将手直接摸在我大腿上,我吃惊的叫了一声:[啊,,,阿弟,你干嘛?]

弟弟理直气壮的跟我说:[谁叫妳坐那么斜,我看不到妳写的字,让我支撑一下身体的重量]

话说完,弟弟的手就在我的大腿上游移了一下,这让我觉得很恶心,我马上对他说:[弟,好好好,你手拿开,我坐正]

当我坐正以后,我可以发现当我在教他如何解题时,他的眼角都在瞄我的胸口,虽知如此,我却不知道如何阻止他的眼神侵犯。

(发现弟弟爱恋的第二天)这天晚上,我进弟弟房间教他功课时,他问了我一个问题:[姐,妳这两天有用我电脑吗?]

我睁眼说瞎话的回答他:[没,,,没有啊,,,怎么了吗?]

结果冠豪马上戳破我的谎言:[还说没有,桌面上有个报告的文件,是妳的作业吧?]

我神情有些尴尬的回答:[喔,,,对,,,对啊,,,]

想不到说谎还留下了一个把柄,弟弟接着问:[妳是不是还有删掉我一些东西?]

这小鬼竟然还敢质问我,我也果决的回答:[是啊,你还敢说呢,没事存我照片干嘛?还有你这变态看那什么网站内容,,,]

没来得及等我教训他,他突然间一手勾住了我的头,一个吻就朝我嘴上吻了下去,我:[啊,,,放开我,,,吴冠豪,,,你在做什么?]

冠豪:[姐,我好喜欢妳]

,话一说完,他对我又是一阵的强吻我:[啊,,,不要这样,,,啊,,,不要这样,,,]

他似乎明白我想问他什么,接着,他滔滔不绝的诉说对我的爱慕,[姐,妳知不知道为什么妳教我的第三周过后,我的成绩会退步?]

[因为妳教我以后,那一两周,我的成绩明显进步,还常常被长辈夸奖,都是妳让我找回自信的]

[第三周过后,我发现有个男生在微博常常跟妳互动,顿时我发觉我会吃醋,才知道自己爱上了妳]

听完弟弟讲这些事,我不知所措,心里有些震惊与难过,冠豪说完话后,再度拥吻着我,而我仅是闭上眼睛没有闪躲他的热吻,我像个木头般的坐在椅子上,面无表情地任由冠豪亲吻着我,可以感受到,他的舌尖不断地在我的口中翻搅,贪婪的吸允着我的香舌,此时的我心里头百感交集,原来是我害得弟弟无心于课业之上,当晚,他亲吻了我五分钟,可是对我来说却像过了一个小时之久,我:[冠豪,今天我有些不舒服,你自己看书吧]

随后我便回到自己房内,我不断的想着今晚发生的事,不知不觉的进入梦乡。

(发现弟弟爱恋的第三天)今天我进到弟弟房间时,有些尴尬,我俩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般,弟弟在我旁边认真的做测验卷,直到做完我夸他:[不错喔,有进步了]

不知弟弟哪来的胆,他说:[姐,那妳是不是该奖励一下]

我有点不屑的说:[怎么奖励??那么简单的考卷还需要奖励?]

弟弟厚颜无耻的说:[当然,看姐姐的诚意如何,就可以决定我以后的功课如何]

我:[那你说说看要怎么奖励??要多少奖金你说]

想不到弟弟对我提出了一个无理的要求,他说:[我不要奖金,姐,你帮我打飞机好嘛?]

我听见大喊了一声:[开什么玩笑]

可是冠豪不理会我的反抗,他要我把眼睛闭上,然后抓起了我的手放上了他的鼠蹊部,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我都不知道,我闭着眼把头?向另一边,只听到弟弟:[喔,,喔,,]

的呻吟。

我的手被冠豪抓着,只感觉到手掌有支热热黏黏的东西让我套弄著,最后一股液体喷洒在我手上,黏黏滑滑的,这是我第一次摸到男人生殖器,也是第一次碰到精液。

(发现弟弟爱恋的第四天)这天读完书后,冠豪同样要求我帮他打手枪,过程中,身体四肢仿佛不属于我的一样,我依旧紧紧闭起了双眼,只觉得弟弟抓着我的手包覆住他那丑陋不堪的东西,不停地摩擦著,随着摩擦速度愈来愈快,我感觉得出来冠豪可能要射精的,可是他忽然放开了我的手,正当我好奇他怎么不射在我手上的同时,我感觉到我的脸上有一股炙热的液体洒来,我[啊,,,]

的大叫一声以后张开眼,冠豪的生殖器就挺在我的眼前,想不到这小子居然把精液都射在我的脸上,他那伞状的大龟头就狰狞的在我眼前挥舞,并且不时的触碰到我的脸庞,当下的我十分震怒,我说:[变态,,,你这臭小鬼,,,]

冠豪:[姐,别生气,养颜美容,,,]

在简单的擦拭以后,我赶紧跑到浴室去做清洗,到浴室的过程中还遇到妈妈问说:[旻璇,妳头发怎么湿湿的?]

我:[没,,,没什么,流汗而已,我先去洗澡]

幸亏我的反应快,不然难道要我老实跟妈妈说:[刚刚弟弟射精在我脸上?]

(发现弟弟爱恋的第五天)那是一个假日的下午,本来想好好休息一天,可是弟弟假借要问我功课,整个下午都待在我的房里,我:[今天我想休息,你不要烦我,,,]

冠豪:[姐,再教一题,再教一题,,,]

事实上,那小子并不是特别认真,他一直叫我再教他一题的目的,是要跟我相处久一点,因为这小子边听我讲解问题,一支手就不停地在我身上摸上摸下,经过了前几天的互动,冠豪变得愈来愈大胆,现在的他,丝毫不避讳的敢在我身上乱摸,我不是好口气的对他说:[不要摸了,专心点,这小鬼愈来愈大胆,难不成哪天要我全身脱光给你摸?]

想不到这小子顺水推舟地说:[可以吗?可以的话当然最好]

然后没经过我的同意,他竟然开始脱我的衣服,我:[啊,,,干嘛啊,,,啊,,,]

冠豪:[给我摸一下,帮我打飞机打出来,今天就不烦妳了]

经不过他的苦苦哀求,我妥协了,我同意把衣服脱光帮他打飞机。

我:[我的身体可以随便让你摸,可是你绝对不行做出伤害我的事]

弟弟:[伤害妳的事?举例说?]

我满脸通红的回答他:[我,,,我还是处女,,,所以你不可以那个,,,]

弟弟:[真的吗?姐,妳还是处女?]

我尴尬地点点头:[嗯,,,所以请你不要夺走我的第一次]

说完话,冠豪拉开我的衣服,除掉了衣服的束缚,我的乳房高高的挺了起来,面对着我的彤体,冠豪伸出双手罩在我的双乳捏揉,我闷哼了一声,身体哆嗦了一下,想不到正在玩弄我乳房的居然是我的亲弟弟,冠豪趴在我的身上吻了起来,感觉就是没经过什么场面的,他亲吻的动作很生涩,笨拙的舌头在我身上舔来舔去,我的身体也不住的颤抖著,他的双手从上到下的抚摸我的长发,舌头舔着我的耳垂,掠过脸庞,滑过脖颈,最后双手罩再我浑圆坚挺的乳房上轻轻的捏著,我轻轻的喘息,闭着双眼,而我感觉到,冠豪早已硬的不行的鸡吧也顶在我的两腿之间,我惧怕的屁股后缩,躲避著弟弟龟头的侵袭。

当我睁开眼,我眼睁睁看着冠豪扶著自己的老二瞄准了我的阴道,并且龟头就在我的阴道口磨了几下,看到这幕,我吓的尖叫:[啊,,,不可以,,,你如果进来,我以后就不让你碰!]

这回的我没有妥协,我坚持不让弟弟插我的穴,我只让他的龟头,可以借由摩擦我的身体达到射精,弟弟吻着我的嘴唇,在他的亲吻下,我也回吻他的热情,舌头互相伸进对方嘴�不停的搅拌纠缠,我双手扶在冠豪背后摸着他坚实的肌肉,他趴在我身上亲吻著嘴唇,一手抓着一个乳房来回的捏,玩的我双腿来回的搓动,用力的夹紧,脸上流露着难受复杂的表情。

冠豪:[姐,真的不可以塞妳阴道吗?]

我非常肯定的告诉他:[绝对不行]

接着,他要求我把双腿夹紧,他说,他要利用我双腿夹紧后,把阴茎塞进我的两只大腿中间,磨擦我的大腿来得到快感,冠豪抓住早就硬的不像话的老二用力的套弄起来,他伸手扶著龟头沾了点我的淫水,双手抱住我的小腿,老二顶在我的大腿上来回的摩擦著,看着弟弟干着我大腿的样子就觉得好笑,他的龟头就在我的两腿之间穿进穿出,虽然不是真正的性交,但是紧窄的两腿间还是让弟弟爽的不亦乐乎,抽插的动作也越来越快,屁股晃动幅度也大了起来,最后在一阵旋风般的冲刺后,弟弟把今天的一股浓精急速的喷在我的肚皮上,他达到了高潮,紧紧的拥抱我,回味着高潮时的快感。

我:[对嘛,这才是我的好弟弟,有听姐姐的话]

冠豪:[姐,,,下次可不可以真的操妳?]

我:[当然不可以]

冠豪:[姐,,,求求妳啦]

我很坚定的告诉他:[假如你一直想上我,我连碰都不会给你碰]

冠豪:[好嘛,,,那晚点我还要妳这样帮我打飞机]

(发现弟弟爱恋的第六天)这天我穿了一件无袖的背心和一件短裤,就在家里客厅做有氧运动,爸爸、冠豪也在客厅看电视,妈妈则在厨房做菜,一家和乐融融的景象,我自顾自的做运动,完全没发觉弟弟的眼神一直在偷瞄我,过了半个小时之后,有点累了,我喘得满头大汗了,于是就先去洗澡了,当我抹完香皂,打开莲蓬头冲洗身体,哗啦啦的水声充斥着整个浴室,我专心的清洗自己的身子,突然间有人从后方抓了我的臀部一下,我:[啊,,,]

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侵犯吓了一跳,转头去看,我:[又是你]

,我的弟弟带着淫淫的微笑看着我,我咬著下嘴唇对他说:[想死啊,爸妈在外面,,,]

冠豪:[姐,我来看妳有没有洗干净啊,现在可不可以帮我打出来,,,]

我:[快出去,,,快出去,,,等等被爸妈发现,,,]

冠豪:[不要,我要妳帮我打飞机,打完才出去]

我有点生气的对他说:[不要无理取闹了,快出去]

冠豪:[不要,除非妳晚上帮我口交]

当时的我只希望弟弟快点离开浴室,所以就随口答应了。

洗完澡,我们全家先一起吃饭,在饭桌上,弟弟坐我旁边,爸妈坐对面,我穿着一条热裤露出洁白的大腿,台面上一家子谈笑风生吃着晚餐,而爸妈看不到坐在对面的弟弟,一手抚摸着我的大腿,不时还将手指抠弄着我的阴户,这色弟弟的侵犯不只如此,他假借将菜掉到地上,趁著弯腰去捡的同时,用他满嘴油腻的舌头舔了我大腿一下,吓得我大叫一声,妈:[旻璇,怎么了?]

我尴尬的神情回答:[没,,,没事,,,我以为有蟑螂]

吃饱饭后,我到弟弟房间教他功课,一进门我就握紧粉拳朝他身上打去,冠豪见我这模样直呼可爱,冠豪:[姐,想死我了,快帮我含]

他把他的老二掏了出来,先是翻弄了一下,然后要我跪在他面前,冠豪:[姐,人家都说精液可以养颜美容,多吃点可以让妳更漂亮]

弟弟哄骗着我,就是要我为他口交,看着眼前弟弟的肉棒,我鼻子嗅了嗅,看来弟弟已经洗澡了,一点异味也没有,唯一在龟头上有点分泌物,湿湿黏黏的,我抬着头,好奇的小嘴凑上去亲了亲,然后弟弟要求我伸出舌头来舔,在龟头周围画圈圈。

可是当我整根吞进嘴中的时候,他嫌我的技术不太熟练,牙齿老是刮到他,他说A片中的男主角被含都很舒服,而他被我含却一直碰到牙齿,冠豪:[姐,别用牙齿,妳用嘴唇包住牙齿,然后前后磨擦。]

我有些不悦的跟他说:[再讲就不帮你了]

冠豪:[姐,我跟朋友聊天,他们教我,口交应该让嘴唇扬起,用湿润柔软的嘴唇内侧含住男人,轻松自然的滑动,这样才舒服。]

我:[才不管你呢,反正舒服的又不是我]

随着我的舌尖在那小鬼的龟头上打转的时间愈久,我可以感觉出,那龟头分泌出的液体也愈来愈多,冠豪抓紧了我的头,把鸡巴一下又一下的捅到我的口中,弟弟呻吟著,肉棒在膨大,抽插速度在加快,他努力地操着我的小嘴,看着我美丽的脸庞,狠命往我喉咙深处冲击,他的蛋蛋猛烈地冲打着我的脸,发出‘啪啪’的声响,他似乎忘了身下的这个女人,就是他的亲姐姐,我的秀发披散著,喉咙不停地被弟弟龟头猛烈撞击,使我发出:[呜,,,呜,,,]

的叫声,终于,冠豪把积储在体内对我肉体和精神的深切爱恋、渴望和性冲动,毫无保留地随着狂泄的精液全部喷在我的嘴里,他一阵紧缩射出好几股的精液,我感受精液从输精管打入尿道,就快冲出体外了,一股滚烫的精液射在我的口中,这个变态弟弟竟不让我把精液吐掉,他摀住我的嘴向我说:[姐,吞下去对皮肤好]

这是我第一次为人口交,也是第一次吞精,只是想不到这精液的主人,是我的弟弟冠豪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第二部   惨遭轮奸破处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在冠豪考完大学考试之后,他似乎对自己的成绩非常满意,有一晚,趁著爸妈出国旅行时,他找了一群朋友来到家里玩,一群人大约十个,有男有女,女生几乎都是男朋友带着来的,还有一个是弟弟同学的哥哥,那群中学生就在我家院子里烤肉,庆祝他们结束了考试的压力,爸妈都不在,家中只有我和弟弟,所以他们也邀约我跟他们一起同乐,年轻人在喝过几杯啤酒以后,大家愈玩愈起劲,男生们脱光衣服被怂恿跟自己的女朋友热吻,而我这禽兽弟弟居然大胆的托起我的脸颊,当着他同学们的面前和我热吻,他似乎忘记我是他的姐姐,并不是他的女友,同学们看见这一幕,各个都看得目瞪口呆,经过三秒钟的安静,大家居然鼓譟起来,[旻璇姐,我也要,,,我也要,,,]

几个没带女朋友出门的人,借着酒意对我提出无理要求,[小璇姐,我敬妳]

,[小璇姐,再一杯,,,再一杯]

他们轮流灌着我酒,我的身体开始不听使唤,意识也渐渐地模糊,最后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不知过了多久的时间,恍惚之中,听见有人在我身边说话的声音,朦胧中看得出两个人的身影,可是他们到底是谁呢?我好像躺在一张床上,可是全身无力,只有一点点模糊得意识,  一个男子说话:[脱得差不多了,哥,你看她丰乳肥臀,细腰粉腿,妙态横生,给你先享用]

他们究竟想干嘛?此刻的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,这两个男人到底想做什么?当他们分开了我的双腿,我感觉到我的小穴口有一根硬物正在磨擦,我的心情相当地紧张,我明白他们要干嘛了,他们正准备强暴我,我却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,男子:[天杀的,超紧,该不会是处女吧]

我感觉得出来,男人的龟头正顶在我的洞口,接触到那硬而粗大又火热的鸡巴,我顿时全身发抖,心里相当恐惧,他的龟头带着灼热的气息贴紧了我的两片穴肉,他先用龟头在阴道口徐徐摩擦著,我怎能经受住这样的羞辱,我羞得面红耳赤,白着眼,我想求他们住手,可是却讲不出话,男子:[她的那两片阴唇非常柔软,阴道又是那?狭窄,淫水是恰到好处的湿润而不至于太过滑腻。]

接着男子徐徐地把鸡巴向我推进,我的阴道第一次接受如此的摩擦,我拚命想挣脱,但是敌不过酒精的威力。

另一个男子吻着我裸露的光洁的玉肩,真实性交的刺激使我乳房急剧起伏著,酥酥麻麻的感觉从我的阴道延遍全身,两腿间疼痛剧烈。

男子双手紧紧地按住我的双腿,嗅着我身体的清香,男子:[太紧了,进不去呢]

,接着男子抽出了他的阳具,本以为可以结束这场噩梦了,想不到,男子拉着我的手让我去感受他的鸡巴所散发出来的炽热。

男子:[小璇,妳应该还是处女吧,那么得紧,今天可让我赚到了]

那男子就是弟弟同学的哥哥阿松,而另一个男人则是弟弟的同学小义,据我所知,阿松曾经因为吸毒入狱,爸、妈还曾叫弟弟少和他们往来,可是弟弟就是不听,想不到却害了我,这男人即将和我做最亲密的接触,当我的手触到他鸡巴时,羞的满面通红,看着我羞涩的模样,阿松说:[妳摸摸,仔细地摸,就是这只肉棒要夺走妳的第一次]

他欣赏着我那雪白、晶莹细嫩的肌肤,那充满着火热的胴体。

他粗壮的手臂用力将我修长的两腿分开,一手扶著自己的阳具,在我还来不及反应之际,一阵撕裂的感觉从阴道传来,这疼痛使我用尽全身的力量叫了一声:[呜,,,]

阿松的龟头狠狠地穿过了我的处女膜。

骤然间,我身子急剧的发著抖,两腿本能的紧紧夹住了他,小腹急剧的起伏著,我张大著嘴巴,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本来红艳的面庞也霎时变得煞白。

痛死我了!怎么会这么痛啊!不要啊!我尝到了破处的苦头,泪水也顺着脸庞流淌了下来。

阿松看到我眉头深皱,梨花带泪的模样,没有任何的怜爱,他摆动着臀部来回进出,接着把嘴凑在我的耳边,轻声哄著:[好妹妹,妳的处女膜已经破了,我就是抽出来妳也会疼,何不忍耐一下,让我们一起尝尝那未曾有过的快感呢?]

他淫笑着,用淫秽眼神看着我,并说道:[有一句成语叫男欢女爱,讲的就是这件事啊,女人开始都会痛一下的,过去就是享受了。”我紧张的浑身都冒着冷汗,感受着他的龟头抵达我的阴到最深处,鸡巴一进一出的抽送著。

阿松的鸡巴塞得我阴道饱胀而密不透气,阴唇也随着鸡巴的进出,翻起著。

我的眼神呆滞,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,我保留了二十年的处女之身,就这样被陌生人夺走了,他笑着看着我,手也不闲的在我身上到处揩油。

我的两片阴唇一张一合的咬著陌生人的鸡巴,不时发出[噗兹、噗兹]

的水泡被挤破的声音。

看着我痛苦的模样,阿松也更加带劲,大鸡巴每次都重击我的阴户深处。

室内一时之间[卜滋!卜滋]

的插穴声绵绵不绝,他的龟头顶在我的花蕊上,我被他操的娇喘徐徐不停的咽著口水,香汗淋漓,忽然,他身子猛地向上弓起,双手紧抓住我的肩头,挺起了大鸡巴,两手固定着我,屁股一个劲地往上挺,猛然便听得他大叫:[啊,,,好爽,,,要射了,,,]

随着叫声,他身子一动也不动了,一股滚烫的精液喷出,就硬生生的浇在我的阴道内,我被那滚烫的精液射得浑身酥软,阿松一边射一边看着我承受他浇灌的悲痛表情,只见我皱着眉头闭着眼,嘴巴半张著,他每喷射一下我的心就滴血,看到我接纳著自己精液的丑态,阿松兴奋地连喷了十来下才舒服地停止,他无力地趴在我的身体上喘著粗气,手还不安分地揉弄着我的大乳房。

 阿松感受着来自我身体的快感,我已然是花谢惨淡的模样,再也经不起大力的抽插,可是一旁的小义却是满腔战意,他抓着自己的老二说:[小璇姐,,,该我了,,,]

小义:[喔,,,真紧,,,小璇姐,妳夹的我好舒坦,,,]

小义慢慢的一点一点将阴茎塞进了我的体内,然后摇摆着屁股穿刺着我,来回不停地前后进出,小弟弟全部都进来了,我的叫声这个时候明显的大了一点,小义:[听声音,小璇姐的叫声好像微微有点痛苦!]

阿松:[冠豪这家伙有个那么漂亮的姐姐,却没有好好享受,真傻,,,]

小义:[可不是嘛,有那么漂亮的姐姐就要大力操才对]

阿松:[冠豪居然留了个处女给我们享受,真谢谢他]

小义:[好在有一次聊天被我套出,冠豪说他姐曾帮他口交,否则今晚哪有得爽]

阿松:[是啊,多亏了这个垃圾弟弟想迷奸她姐,结果被我们抢先一步]

小义:[小璇姐,妳别怨我们,是妳弟弟拜托我们灌醉妳的,代价就是等他操完妳之后,把妳也借我们享受享受,要怨就怨妳弟弟吧]

阿松:[冠豪绝对没想到,我们竟然抢先他一步,先把妳给操了一回]

小义被我娇媚的身体所刺激,热血更加贲张、阴茎更加暴胀,我双目紧闭,两片粉嫩的阴唇紧紧包夹着他的大阴茎,这使他舒服透顶,小义兴奋地说︰ [小璇姐,里面好舒服啊!搞过这么多女人,不知操过几个处女,都没有操姐姐妳来的爽]

小义狠狠地对我抽插著,我穴口两片阴唇真像我粉脸上那两片樱唇小嘴似的,一夹一夹的夹着他的大龟头在吸在吮,[妳真是天生的尤物!阴道里真的好舒服啊!比我女朋友强很多呀。]

他不由心中感叹。

想到此时自己一丝不挂的正在被弟弟的同学疯狂的享用着,我更加觉得自己羞愧,我痛苦的神情,刺激得小义欲火更盛,紧紧抓牢我那浑圆雪白的小腿,毫不留情地狠抽猛插,大龟头像雨点似的打在我的花心上,大肉棒在那一张一合的小穴里是愈抽愈急、愈插愈猛,[啊,,,啊,,,我的好姐姐,,,,小璇姐,,,我要射了,,,要射了,,,]

最后他将阴茎拔出我的身体,精液全部射在我的嘴里,并且在我毫无反抗能力的状况下,让我吞下了他所有的精液,过了一会儿,我的垃圾弟弟开门进来,本以为救星来了,我最亲爱的家人可以保护我了,弟弟:[不,,,不,,,不,,,你们怎么可以强暴我姐,,,她是我的,,,她是我的,,,]

弟弟崩溃式的大喊:[我找你们来,是要你们帮我灌晕我姐,只有我能操她,,,你们怎么可以在我之前,,,]

当我听见这点,我十分的痛心,为什么我对你那么好,你却想迷奸我,反而害我的清白之身送给了两个陌生人,在冠豪一拉之下,我身子顺势一软,便倒在了他的怀里,头向后仰,弟弟抚摸着我的脸庞,一只手也掩在了我的胸前,捏着我的乳房抓紧又松开,不时用拇指在乳房上用力推动。

他在我耳边说道:[好姐姐,他们弄疼妳了吗?]

边说,他边用牙齿呲咬着我的耳垂。

我想把脸微微的转开,可是身体还是没有力量,弟弟的唇往我樱桃小嘴送了上来,叼住了我的下嘴唇,一边含混不清的说道:[姐,,,对不起,,,我不知道他们会强奸妳,,,]

他含住我的嘴唇,把舌尖伸了进来,他猴急的吮吸着我的香舌,品尝着我的津液。

冠豪:[姐,放心,我不会向他们那么粗鲁,我会温柔的]

听见弟弟这么说,我心想:[惨了,这小子一直以来都想上我,看来今天一定会给他得逞]

冠豪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鸡巴,说道:[今天我要好好发泄我长久以来的迷恋]

,然后,他把依然昏沉的我放在床上,我在床上侧身躺着,浑身一丝不挂,阴道内和口中都布满了男人的精液,我的肌肤白皙光洁,一条腿伸直著,另一条腿蜷曲著压在上面,两眼无助的看着弟弟,希望他可以在做出傻事以前清醒些,可是他却如一头恶狼般的扑在我的身上,一边用舌尖挑逗着我的舌尖,不时用力吸进自己的口中。

他一边热切的和我吻著,一边用手向下探去,抓住了自己的鸡巴,鸡巴早已是严阵以待,粗大而坚硬。

他的臀部上提,然后便猛地向下一刺,我的身子顿时向后一仰,被他这突然的一击,我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,从此以后,我们种下了乱伦的因子,冠豪感觉鸡巴一下便被一个温暖而濡湿的所在包裹住了,瞬间的舒爽打了一个冷战,冠豪:[阿,,,好舒坦,,,原来姐姐的阴道这么舒服]

一股冲动一阵阵的从下体冲击着我的头脑,我很难想像现在在操我的人,居然是我的亲弟弟,他的生殖器就和我的生殖器紧密的结合,弟弟:[不,,,不,,,阴道里都是别人的精液,,,都是别人的精液,,,]

这禽兽弟弟用他的生殖器羞辱着我,他落下眼泪操弄我,他不是为我哭泣,他是为了自己不是第一个上我的人而落泪,冠豪两手抱住我的脊背,不时的用指尖在我光滑的肌肤上滑动着。

他俯下头,微吐著的舌尖,喂进了我的口中,屁股在床上颠动着,我的身子随着他的动作颤动着,口中呜呜做声。

这每一下冲击都提醒着我,我正被自己的弟弟给奸淫,我的两手摊开,头上已溢出了汗珠,肌肤呈现出一种极度诱人的殷红,弟弟抓着我的两只脚踝,把我的腿曲折,让他的脚跟贴著自己的屁股,然后我抱住她的两腿在自己的胸前,开始了猛力的抽插。

鸡巴伴随着肌肤相碰的“啪、啪”声,一次又一次的全根尽没,我被三个人轮奸后,又经过淫水的浸润,阴唇显得愈加杂乱,上面还沾著许多白色的胶结物,两片娇嫩的阴唇,随着鸡巴的插进抽出,两片阴唇也是翻起翻落着,最后,弟弟极力的抽插了几下,再也忍耐不住,向下一栽,压在了我的身上,身子打着寒颤,小腹一缩又猛力一放,便在我的阴道深处狂喷而出。

我使尽全身的力量喊出声音:[不,,,不可以,,,这样会怀孕,,,]

说完我两眼一翻,悲痛地落着眼泪,没想到弟弟的精液竟然会射在我的体内,他紧紧的压着我,趴在我的身上,浑身的气力彷佛也随着那最后的一下被搾干了,再也不想动弹。

[该我了,,,该我了,,,]

门口站着两个弟弟的同学,[可不可以也让我们操操小璇姐?]

那一晚,我希望自己永远不要酒醒,酒醒,对我来说是多么残忍的事,我清洗著五、六个男人的精液,身上都是男人们的吻痕。

被自己最亲爱的弟弟给出卖,这对我来说,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比这还令人痛苦的,我的第一次性爱,就给了五个高中生和一个毒虫给糟蹋了,几只未成熟的阴茎,借由我的身体得到实战经验,而我却痛不欲生,所以那次以后,我放逐自己,反正我这身体已经脏了,不差多脏几次了,往后的日子,只要有人肯为我戴上保险套,我就愿意把身体给他享用。

================后续================

一次凌晨,我被弟弟操完以后,蹑手蹑脚的回到房间,门忽然被推开了,爸爸穿条四角裤,满面怒气的走了进来,大声骂道:[妳,妳在作什么?]

我不禁心里一惊,感觉很是羞愧,我:[爸,,,你,,,你还没睡?]

爸爸冷冷的[嗯]

了一声,啐道:[是啊,弟弟都舒服了,也顾不得爸爸了?]

接着,爸爸脱下了四角裤,将鸡巴一颤一颤的说道:[该为爸爸服务了吧]

那晚,他弄了我两次。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 

友情链接